arles48

水能载舟 亦可赛艇

[PT/AC]倒数第19天 〔3〕

[PT/AC]倒数第19天

Part 3: 间谍





阅读须知:

1.圣殿:Alex,McMullen
  刺客:Dana
  普通人:Karen

2.求评论!!【嚎叫】因为我打算改好几遍,大概
有些英文因为我不造怎么翻QAQ
做甚都不产粮啦= =咸鱼都做不下去了

――――――――――――




"He's the one getting the job done and burning bridges along the way."

  - ALEX MERCER PHD [DECEASED]




Gentek研究所大楼 停车场 
17:08 p.m.




Alex Mercer夹着电脑尽量不引人注意地推开Gentek大楼的后门。

从这里底楼的停尸房出来绕道,出后门正对着的就是停车场。

他只有一次机会。

避开监控什么的儿戏只能赢得一些时间。Alex Mercer紧锁眉头,脚下维持着闲庭信步的步姿,但那种时刻有枪抵在身后的感觉一直没有散去。政府秘密的走狗一向高效,更何况是骑士团的猎犬……他们很快就会反应过来的,F*ck,说不定已经拉响警报在搜捕他了。

黑色守望,哼。他们被设立就是为了“守望”他们自己的纰漏。

而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在这段延迟的空当。

Dana的调查已经揭示了足够多的迹象。圣殿骑士已经等到了他们想要的,McMullen受命重启的黑光计划再次被终止。

已经很清楚了不是么。大清洗已经临近。

他的老板,还有他老板的老板都已经等不及了。

Alex Mercer低头看着皮鞋下的水泥地面,眼中闪着阴鹫一样的光。

于是他现在就在这里了。

像老鼠一样被……

细微的声响回荡在空旷寂静的停车场中,就像踩在了逃亡者紧张焦躁的神经上一样,让他不由得浑身抽搐了一下!

那是远处的脚步声!

已经来了?!是谁――笔记本还没――不,怎么可能发现地这么快――

――低头。不要东张西望。

他暗自咬牙。

……混蛋。

风声鹤唳中,笔记本的金属边缘硌着他的身侧,博士戴着手套的手指克制不住地微微虚握,肩背绷紧,镜片后冰冷多疑的目光从微卷的黑发下检视着周围的一切。

“哒”

渐西的日光投射在场中寥寥停放的几辆运输车上,在水泥地上拉出长长的疏影。他就快到出口了,但刚刚的脚步声不是错觉,在他的凝神谛听下再次一下下响起。

“哒,哒。”

预计失误了。停车场里显然没有他预测的那样空。

“哒哒,哒哒”

而且最恶心的是,脚步的主人开始怀疑地跟来了。

F*ck.

F. #. C. K.

Alex Mercer的脸色更加阴沉,埋下头微微加快脚步,大脑疯狂地运转:空旷的场地,竖着高压电网的围墙,唯一的出口在几百米开外。

脚步声接近了,似乎是单独一个人,但不管多少士兵他都一点对抗的胜算都没有。情况简直不能再好了,如果他们把他堵在这里的话,只有两种方法出去,要么在这种没人的开阔地拿出样体威胁要么就TMD带着一身弹孔蹦过那3米高的墙――

一只手突然拽住了他的手臂,研究员条件反射地回身用力甩开胳膊,医用口罩模糊了从牙齿间龇出的一声咆哮―― !

"Alex?"

金发的女人微微后退了一步,仰着脸不确定地看他。

...Karen Parker。

...

...Oh.

她来干什么。……不,不去她的吧,她在路边上跳脱衣舞都不关他事。只要她不挡道。

他僵硬地把握着试管的手插回口袋试图转身离去,一边真诚希望接下来的路上别再出什么岔子。

可惜身后那人显然不懂“别挡路”三个字什么意思。

“Alex,我差点没认出你……你今天这么早就出来了?”Karen的手垂在身边动了一下,一副想拉住他又不敢的样子。她仍是那副办公室女性的打扮,高跟鞋,白衫,黑裙子,金色头发打理整洁,眼睛关切,焦虑又带着欲言又止。

一切的一切,总结成四个字:令人心烦。

更令人心烦地是他被认出来了。Alex Mercer皱紧眉敷衍地点点头,有点后悔没有立马摘掉胸前的名牌。他加快了点脚步,一边忽略她,一边铁青着脸尝试继续不被察觉的溜出去。

他知道她想说什么。他没兴趣听。

真的,如果世界上所有人能好心帮他个忙,滚远点还有闭上嘴那该有多好。

“等一下,Alex,我正要去找你。”

当他听到身后脚步声继续跟过来的时候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发怒,“我有事。”Alex Mercer咬牙挤出一句,口袋里的手指再次无意识地攥住玻璃,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满脑子都是怎么甩开那个白痴。哪里来这么多话要说,监控随时可能恢复,他一点都不需要多余的人吸引黑色守望的注意力,他的时间很宝贵,没空浪费在这里,被前女友缠住听一些乱七八糟逻辑混乱的道歉或者劝导……

“不,Alex,有关我们之间的――”

身后的人突然伸手扶住他的手臂想把他转过来,Alex Mercer吃了一惊,完全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接近,条件反射地侧身去护右边口袋。Karen原本去握他手臂的指尖正好扫到衣料下,那里是他刚才草草塞回口袋的东西。

气氛凝固了。

两个人都僵硬住了。定格在那种仿佛恋人惜别一样可笑的动作,像是空旷的停车场上两具死寂的蜡像。

Karen Parker的脸上刷地血色褪尽。

Alex Mercer的眼神中则是完全的暴怒。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或许只有十几秒。Alex Mercer记不清了。注意力第一次完全集中在挡路的东西上,他没有再动,只是逼视着面前的人,看她苍白着脸,一脸猜测被证实又不敢置信的样子。

不知死活的女人。

被掐断的对话似乎还悬在凝固的空气中。

她怎么还能继续存在在这里?

或许他本应顺走一支笔的?从遇到她那刻起就立刻插进她眼睛里的话,只需要耗费几秒钟,完全可以在监控恢复之前藏尸离开,就算有失误率也显然是更有效率的一种方法……而不是现在,不可控制地被一个白痴拖慢脚步。

现在想这些也晚了。他注视着她,想着解决的办法。

Alex Mercer的眼神非常可怕。

像是终于受不了持续的静默,面前的人耳语般轻轻发问。

“……这是什么?”

“None of your business.”他回答,语调嘶哑轻柔。口罩遮盖的面孔微微扭曲。

“No...”她仰着头看他,无力地松开手,被他的目光压得后退了一步,摇头喃喃,“... No... Alex.”

“Yes. ”他嘲讽,咧开嘴向她露出牙齿,蓝色的眼睛像是结着冰。

“冷静一点……”低语着,做着最后的努力恳求他改变主意,望着他的蔚蓝色的眼睛里有焦急,畏惧,犹疑,悲伤,担忧,一千种毫无意义的人类情感混在那张平日冷静自持的脸上,“你会死的……所有人都会死的……”

“是你自己要留在这里。”

逃亡者的冷笑打断了她。

Karen Parker颤了一下。

他慢慢从口袋里抽出仍带着手套的手来,指尖抵上她的肩膀……微微加力把她拨开。

Karen Parker踉跄到了一边,高跟鞋鞋跟敲击在水泥地上。

“滚。”他从喉咙深处研磨出一声。

她畏缩了。

带着一切人类的缺点和那种令人作呕的懦弱。

她挡不住他。

Alex Mercer眼中淤积的怒火突兀地消散了。

他生什么气呢?为了一个无名小卒,一个生命中的过客?她知道了又怎么样呢?她只是个普通人,一无所知,从今以后,告发也好忍耐也罢,她爱怎样怎样。懒得理她,自生自灭。

从很早以前,从她提出分手,甚至在她拒绝与他合作逃出GENTEK之前,她与他的道路就再没有交集了。

她碍不着他的事。

所以不值得。

他瞟了她一眼,目光重新恢复漠然。

看看她吧。

最后再看一眼这只羊。看看她的头发,她的高跟鞋,她的脸她的眼睛她的这具皮囊。他现在只瞥一眼就能看穿她的本性。

微末。无知。世俗。空虚。和纽约剩下的那几千几万人一样。

这就是Karen Parker。他的前女友。优秀的科学家。等等等等。

她一样只不过是这个群居的社会中的一员,至始至终她的所谓智慧只是人类的小聪明的一种表现形式,天天生活着,互动着,像是小农斤斤计较着自己田里的那点收成。

绵羊而已。人类就是羊群,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自由的意志,只有单细胞群落一般巨大的惯性和从众倾向,只要有一个引导,他们就会本能地不加思考的顺从。他们渴望着牧羊人,他们希望被指引,在那些人牵出的线下舞蹈,然后一无所知地消弭。

――因为不思考会比较简单。

干练沉着聪明冷静的表象下,她是那种谨慎而卑微的类型,威胁一下就可以让她安分。黑色守望大概都懒得去盯她。

“Alex……”

收回目光,Alex Mercer再一次压低头。白大褂在擦肩而过时微微飘扬,科学家加快了脚步,按原来的路径匆匆离去,像对待其他的一切一样把呆在原地的Karen Parker抛在身后。

停车场重新回归了空旷和寂静。

她没有再跟过来。他脑海中一个角落有声音道。

很好。

Alex Mercer那天并不知道,在那个被他抛在身后的GENTEK大楼下,金发的女人的身影单薄地伫立在空旷的停车场中央。他也不会知道那天,他的身后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人,在渐起的暮光中,在他切断的那条道路上站在原地,定定的凝望他的背影,目送着他就此从她生命中远去。

不过一如既往地,他不关心。

他曾经有段时间以为她是不同的,有更大的价值可以发掘,值得和她说话,引导她,与之讨论一部分他对世界的真实看法。

她没有理解。

Karen Parker说他疯了。她只会瞪大眼睛望着他,谨慎地缓缓地问,那在你眼里我算是什么。

她很聪明,但那远远不够。

……真是浪费时间。离去的人在内心归纳,目光阴冷。

他再没有看她一眼。



―――――――TBC―――――――




虽然七夕貌似过了很久但依然阻止不了我虐狗(Karen单箭头)

唉,依旧是吔屎一样的文风,Dana和AC的存在感持续淡薄……

这里发生的情节主要就是小病毒在戳照片时回忆起的那段……我猜。不过记忆里Alex是穿夹克的,Karen的各种啰嗦也都是杂音,事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温馨= =

话说,Karen Parker其实还可以……吧。

她肯定很爱原来的Mercer。

她初见时的拥抱以及那句“我以为你死了”;被黑表抓住并被告诉“他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he's something else”的时候还逃了一次虽然又被抓起来了;哦对还有背叛之前婊气的那句“Alex,对不起,为了阻止病毒我必须这么做。”……

她其实应该不是那些脸谱化的没心没肺捅刀子的碧池(虽然那种情况下捅刀子才是正常人类的立场)为了给主角身心加点创伤情节加点波折而简单被加进去= =比如虐2的那个谁

=w=所以虐起“还可以”的那些人比虐起真碧池们爽多了……不是吗?惨兮兮的好开心哦,超有满足感哦(哦吗好像那里不对)

当然背叛小病毒什么的,做错选择已经注定她再有苦衷也会死得很惨2333,貌似很多人猜Alex在电梯里放过她了什么的,但我感觉不太可能啊……个人脑洞Karen就是开场CG里的那个炮灰女,吸收你太便宜让你自己跑过去死在黑表手下什么的……如果是真的的话感觉Alex机智得都OOC了~(国外还专门有人比对过截图……)

自由和恬静,只能选一个。极端的自由引向极端的无序,极端的秩序引向极端的压迫和腐败,哪种都是毁灭性的。圣殿和刺客的争端,其实从一方面看也变相是秩序和混乱的争端,你们觉得呢?
(捂脸,装个毛线,搞得好像你AC很了解似的,欢迎大家发表见解,因为随便挑个人对AC知道的都比我多= =其实这只是我看到一篇同人里Lucy说的"Order and chaos, I chose order."然后乱想的= =
话说,为毛金发美女总是叛徒?)

评论(1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