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les48

水能载舟 亦可赛艇

[EAE逗比] 这就是传说

首先说一下这篇文的起源:

在这里Lofter上看到有篇很赞的文,【AEA/现代AU】鹰魂(整合版) BY:Codex_燕然未归,讲摄影师Ezio去沙漠然后遇到了沙尘暴,养鹰人Altair把他送回家的故事……orz

关键是原本的文风超级帅,各种stars and the sun什么的,你是风儿我是沙,还有Altair令人印象深刻的鬼魅般的初次登场……问题就在于看文的人思维不正常如我。

所以这个场景就抹不掉了知道吗QWQ

这就是我当时的脑补和心境变化……前面照着启示录和原文的感觉瞎写那么多就是为了最后一句话而已,没别的。

大家快去看原文啦……人生中第一篇文,真的希望没有冒犯到原作者

――――――――――――――――

  在沙与沙的摩擦之间,Ezio隐约却确定地感知。

  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流连着同样飘渺的传说。

  大漠中的话语,星辰之间的歌声。

  他站立在边界,站立在沙漠的烈日下,眺望着那一片一望无际的金色――广袤,空旷,荒芜,无尽。

  头顶的蓝天高远而万里无云,Ezio放下了挂在胸前的摄像机,抬手擦了擦兜帽下额前的汗。

  一切都笼罩在格外刺目的光辉中。

  空气中辐射着那种几乎硫化的热浪,远处石堆的轮廓扭曲而恍惚。而当他放下手臂时,在大约一百多米开外的沙丘顶端,依稀有个一身白袍的人影矗立着,阳光下近乎炽白的衣角被遒劲的风托起,猎猎飞扬。

  很高远的上空回响起一声鹰鸣。

  蓝天,烈日,大漠,孤鹰。

  他心里猛地一惊,赶忙抬手揉了揉眼睛。

  人影消失了。

  天空下的沙漠依旧如此旷茫。干燥的风裹挟着沙粒,一切突然如此寂静。尘世的喧嚣,家人,朋友,追求……全部在此刻离他远去。茫茫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人,和胸腔中弥漫起来的陌生的怅然。

  有人说那些历史中曾经鲜活的人们都会在时光下风化和垮塌。一切落定之后,在世间留下的,就是尘埃,还有传说。

  Ezio使劲挤了挤干涩酸胀的眼睛。刚刚的印象仍在视网膜上中停留,像一个热病后的海市蜃楼。

  那是你求索的答案。

歌声的起与伏中,有一个声音在他心脏中喃喃。

  白色的幻影,无法追赶的岁月,消失的辉煌烈日,被遗忘的一个时代。

  ……依稀曾穷尽一生去追随足迹的传说。

  仿佛是世纪前的故事掩埋在烟沙下,几世前的怅然和信仰在空荡的心脏中回响。

  Ezio皱着眉头望着接天连地的沙丘,想要忽略胸口的迷茫。

  鹰的影子掠过起伏铺陈的沟峦。

  可能是自己太累了吧。

  年轻的旅人这么想着,转身离去。
    



  ……沙丘脚下,Altair呸了一口,恼怒的仰头瞪了一眼盘旋的自己家的鹰,拍拍沙子挣扎爬起身。

      妈的这都能踩空。




(对!对!那时看文时最后两段就这样完全没有违和感的冒出来!一秒变画风是不是!气氛毁灭者是不是!就是这样!
  作者大大来抽我吧!)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