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les48

水能载舟 亦可赛艇

是的你们没看错我开始产粮了(bu

  银翼杀手PARO

  汉克的儿子科尔是唯一一个以出生方式降生的复制人,这让这个男孩成为打破壁障的理由,被人类和复制人两方寻求。汉克在科尔6岁时将他送到孤儿院逃亡,但大停电来袭,所有数据都被抹除了。他们就此失散,只留下了一枚科尔出生日期发行的硬币。
  最新型的银翼杀手康纳被派去追杀科尔抹消痕迹。但在追捕证据时,康纳却循着脑海中幼年的记忆,找到了被科尔藏起来的硬币。
  康纳去询问了负责给复制人制造并植入幼年记忆的科学家,并获得鉴定:这是一段真实的记忆。不是虚构。在这个消息之后,康纳返回复命。“我找到那个男孩了,”他说,“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生世,像一个普通的复制人一样长大,工作。他已经被解决了。”
  一切都说的通了。他曾经历过成长的过程,只是早已遗忘。他以为脑中的碎片记忆是自己真实存在过的童年。汉克是自己的父亲。追猎者自己就是科尔。
  这一次他的心理状态没有通过基线测试,被定命为异常。康纳叛变了,他前往去寻找汉克,并且在汉克被逮捕审问时劫机救下了他,自己却被60号重伤。
  但是康纳猜错了。
  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记忆不是他本人的,科尔在逃亡过程中将真实的记忆遗留了下来,而通过偶然的机会,被科学家直接截取植入到康纳的脑海中作为伪造的童年。他不是汉克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天命之子,他真的只是一架普普通通的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RK800,没有童年,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我从来没有处决过出生过的东西。”“有什么区别吗?”“我觉得出生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他们有……灵魂。”
  “你现在不也过得不错嘛。没有灵魂。”

“为正确的理由而死……是我能做到的最有人性的事。”

“Connor,你小子确定你没事?”
“去见见你的儿子吧,副队长。我就在外面等着。”

魔性表情包第二弹
非康纳个人,内含凶凶怪900酱,还有马库斯无敌可爱的嘟嘴2333
(我就是沉迷表情包怎么了打我呀~)

嘲讽流康纳表情包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种看上去严肃的角色反而是表情包担当……

学校读书节,紧急借室友水彩第一次瞎涂涂
水彩也能光污染+艳丽成这样的大概只有我一个了吧(눈_눈)

亲爱的Des,你这是被你爸追太急了么(。ò ∀ ó。)
戴斯蒙德•迈尔斯,千年钦定救世主,亚当夏娃直系血裔,继承三代刺客大师顶尖体术,兄弟会扛把子刺客
享年25岁
死因:忘系安全带

(随便练个驾驶安全都能看到这无力吐槽的图……)

很迷的滤镜(还有姿势,这透视一塌糊涂大概也不符合解剖学)
摸了半天不会画头发眼睛纹身手的我算是明白了Des是不允许有发型的男人= =
P2原图,P3衣服参考,即育碧的连帽衫图
(或许我应该参考育婊其他的兜帽图来摸一个男模Des系列)

[翻译][傻白甜]Mittens

Alex日常系列1:Alex + 猫

[授权翻译]绒线手套
Mittens

BY: Dark Gidora

声明:虐杀原形归动视所有

阅读须知:

Alex,小猫,和一个哥哥的生日礼物的故事

*所以我其实就是把之前整合起来一起发

·就是一篇傻白甜
·所有黑表都降智商系列
·不,真的,智商归零
·最新任务:抢劫猫食
·捉猫行动
·铲屎官拯救世界
·Cross表示今天早上的咖啡一定被下了药

――――――――――――

在曼哈顿,这个瘟疫肆虐的城市之上,一个肃穆的身影站立在屋顶的边沿,俯视着下方那个半毁的城市。一小队黑色守望的士兵行走于下方的街道,对自己正被那个冷酷的生物注视的事实一无所知。

从他自己的角度,那个身影静静叙述着将他带到目前处境的那些事件:

我的名字是Alex Mercer。我是这一切的原因。他们说我是一个杀手,一个怪物,一个危险份子。我是所有这些东西……

“喵?”

“该死的!现在你又毁了我的自白!!你这只猫!”

――――――――――――

几小时前…

势不可挡的病毒原型体Alex Mercer在屋顶间跳跃。动作如诗歌般优美。……好吧,其实更像一个沉重的铁桶迅猛地撞穿所有障碍。他得赶紧了,他必须在最后的期限内赶到需要的地方……他必须做到,如果他失败了后果将非常可怕……

一切就是从他吸收掉他最新的目标,一个黑色守望的指挥官时开始的。那人正被指派去追捕Dana Mercer并从她那里撬出信息,并且已经将她的整个档案熟记于心。于是紧接着,Alex又发现了另一个可怕的事实……

Dana的生日。

就、在、今、天。

而且他并没有买礼物。或者偷礼物。或者从一个商店的废墟中搞到礼物。或者只是弄到一个蛋糕。

他简略地考虑了一下自己现在的选择。(哼……黑色守望给Dana的档案里难道就不能包括“生日礼物赠送温馨小贴士”吗?该死……她喜欢什么?除了让我不乱吃人以外……这个许诺我还要留着到新年再做……)

Alex分析着现在的处境。他需要一个送礼物的灵感,而且是那种能让她开心的东西,但问题就在于从哪里他能够弄到一个。他认真考虑去追踪她的朋友,吃了他们,然后用他们的知识与信息来想出应该送她什么,但他紧接着又意识到杀了她的朋友会让Dana难过……而那就与他想要达成的目标完全背道而驰了。

病毒原形体向下纵身跃到地面上,但又犹豫起来。他从来没有真正逛过超市,而最接近的经历就是有一次他为了躲避黑色守望而躲进了一家星巴克。(那……最后并没有出什么好结果……)Alex提醒自己。断裂的肢体和泼洒的咖啡到处都是……

他把手插到口袋里,因为兜里空空这个一直被忽视的现状皱眉。(没有钱……)他仔细考虑着他的选项。他可以试试从商店里偷东西……但他意识到像他每次试图在普通人身边做任何正常事情一样,那种尝试不管怎样都只可能有一种结局――(六七个直升机追在我身后,还有一大堆坦克。简直不能再好了……)

突然,他的目光捕捉到了什么。有东西在动。在一个小巷里。

Alex警惕地接近来源,手缓缓攥紧成拳,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猛地扑进巷子里,完全准备好迎接所有黑色守望或者感染者丢给他的招数――

然而他只看见了……一只小猫。

小猫。

……好吧。

并不需要动用一个天才的脑力就能轻易的想通它是从哪里来的,更何况Alex已经吃掉一堆天才了。由市政服务的崩溃,可以推出垃圾并不会被按时清理收集,再推出大量老鼠的滋生。由此可知流浪猫被吸引过来。然后流浪猫生了小猫。

综上所述。

尽可能轻柔地,Alex伸手拎住了那只小动物的脖子把它提了起来。它是一个奶油色的毛球,有着小小的黑色的爪子和耳朵。它好奇地盯着抓住它的人,似乎并不害怕。Alex的脑袋里瞬间刷过一大波想法。

(它是否可食用?)

(如果我丢它的力气够大,而且位置正确,我能打下一座直升机吗?)

(有点想知道它吃起来味道怎样。)

(MD为什么它一直瞪着我?)

(我很好奇……这种东西我需要吃掉多少个才能和吞噬一个人类相当?)

(真的,再瞪我就把你扔直升机上去。)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这种东西,我是说又不像是它们……)

就在那时,Alex的思维过程被一堆他吞噬的人打断了。一大群可恨的死人在阴谋之网内猛地一齐大声呼喊起来:

(嗷~~~~~~~~~~小猫咪!!)

Alex膝盖一软,脸朝下摔在地上。他趴了一会儿,等到脑海中的声音最终消退下去后,他意识到那只小猫正在他头边嬉闹,伸爪拍打他兜帽上的一个线头玩耍。病毒内心中仍有一部分很想把那只小猫扔向一座直升机看看会发生什么,但还有一部分渐渐意识到……他大概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法了。

他小心地把猫咪捡了起来,挠了挠它的耳朵。它闭上眼睛发出了呼噜声,用脑袋蹭着他的皮夹克。(对……这东西肯定能行……)他想着如何才能把它带到Dana那里去。Alex并不能算得上是细致温柔的那类人,而且还有恶名远扬的弄坏东西的习惯,不管是灯泡,家具,还是人。他花了几分钟,最终,一个计划在脑海中成型了……

――――――――――――

Abby站在柜台后翻阅着一本杂志。她想着自己为什么还要浪费力气跑过来工作,毕竟大多数潜在的顾客大概都已经被吃掉了。或许老板可能也已经被吃了。也就是说她现在完全可以逃班。正当她想要到小店外面去抽根烟的时候,店门开了。

那是一个看上去很诡异的家伙。苍白的肤色和黑眼圈让他看起来几十年没合过眼,或者像是一个瘟疫感染的病人,或者两个都是。他穿着一件很旧的皮夹克,而在那之下是件沾满灰尘和血污的灰色连帽衫。他目光中的强度和聚焦让他显得近乎非人类。

当然,男人那带着沉重压迫感的形象被一只好奇地从兜帽中探出脑袋的小猫咪完全破坏了。

“先生,宠物不得带入店内。”Abby说,目光重新回到杂志上。

“听着,我需要猫食和猫砂,难道我不能就……”

野兽的咆哮声和玻璃碎裂的声音打断了男人的讨价还价。他猛地转身,面向了三只向他威胁地低吼的hunter。

“这些东西TM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皱眉,一边把小猫从他的衣服里拿出来小心地放到地面上。

“我猜是街对面那座上面长着奇怪红色东西的仓库……”Abby说,依旧低头翻着杂志。从眼角余光,她看到顾客的右手臂被一个巨大的银色刀刃取代。(战斗场景时间?)

“街对面就有一座蜂巢,今天你居然还过来上班?”他怀疑地问道。

“其实吧,它们似乎可以赶走蠢货,所以一般我都不管它们。它们一般不从前墙撞进来的。”Abby回答,然后把杂志放下,准备观赏即将发生的杀戮。(这绝对是史诗级的!)

“喵?”

Abby,那个顾客,还有那些hunter都低头望着那只小猫。不知何时它走到了最近的一只hunter跟前,正好将自己置身于怪物的颚下。巨大的感染体低头,猛地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

……然后发出了一声相当滑稽的尖叫声。

一眨眼的时间,它和它的两个同胞转过身落荒而逃,身影消失不见。

“喵?”

“你的猫是不是刚刚赶走了那些hunter?”Abby并不确定自己应该因为缺乏所期待的血腥场面而失望,还是应该被娱乐到。

“呃……对……”顾客的手臂在黑色的触手的蠕动下变回原状。他转身看到了宠物供应的货架。在重新把小猫捡起来后,那人迅速伸手抓起了食物和猫砂,转向门口。“不管怎样,嗯……好的谢谢再见!”一瞬间他也冲出了门口,消失在建筑群中。

“嘿!你不打算付钱了吗?!”Abby将手伸向电话。

――――――――――――

15分钟后,“智人”小队在Red Crown总指挥部集合,接受紧急任务指示。Cross上尉正在猜测他们是不是要再次被派去对付ZEUS,但他的沉思并没有持续很久,Peter Randall上将走了进来,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一个巨大的显示屏上。

那看起来是一段监控视频,影像上是ZEUS,和……(一只小猫?这就有点诡异了。)

后方一个小队成员举起了手。“长官,这到底是关――”他刚开口,Randall上将就用一个暴怒的瞪视让他消了音。小队在一片寂静中继续观看影像,而当看到那只小猫追跑了一堆hunter时,Cross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紧接着,ZEUS从商店里劫走了猫食。然后收银员跃过了柜台并抓走了一箱啤酒。

Cross正思考着是不是今天早上有人往他的咖啡里下了什么药,就感到他的一个同属用手指叩了叩他的肩膀,“我是不是真的看到了我觉得我刚看到的东西?”

“你们现在看到的是市中心一家商店的监控录像。代号ZEUS的感染体从那里偷走了猫食和猫砂,由一只疑似幼猫的生物伴随身边。收银员在事件发生后告知了警方,而我们监听着岛上所有含带‘脸苍白得像尸体一样的戴兜帽的混蛋’的911报警电话。如果你们还有疑问的话,她把那箱啤酒的失踪也赖到了ZEUS头上。”Randall道,他仅剩的那只手攥紧成拳,“我需要你的队伍进入红区去找到它并将之抓捕归案。”

“没有问题,长官。”Cross回答,用胸有成竹的严肃语调来掩盖脑中的一片凌乱,“ZEUS完全――”

“不是ZEUS。”Randall焦躁地打断他,“那只动物……你看到那些hunter的反应了吗?那东西是它们这种行为背后主导原因的可能性很大。”

“它是一只小猫……”

“它是一个怪物!!一个小时内我要看到它在实验台上!”Randall皱眉怒视,“我不管代价如何,把它抓来!”

“行,我们会把小猫带来……”Cross说,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他的精英小队被指派去与全曼哈顿,也可能是全世界最致命的东西战斗,只为了争夺一只小猫。

“你将称呼目标为代号:毛绒手套。”

“毛绒手套?”背后一个士兵问。正常情况下,代号一般都不大会取得那么可爱。

“问得好,Murphy,取代号一般都是我的秘书负责,但当我给她看了一张目标的照片时,她只会不停地念叨它看起来有多可爱多萌,还有它爪子上黑色的斑点看上去有多像小手套。”Randall阴沉着脸耸肩。

“它确实挺可爱的……”另一个士兵喃喃。

“现在不是时候,Dunn!去TMD,那就直接叫那东西究极死神猫,或许这样你们这帮废物就可以挪窝去完成你们的任务!”Randall爆发了。

“是,长官!”整个小队立马一齐回答。

(让我去处理这种烂事,他们没给够我工资……)Cross想。

――――――――――――

虽然他一开始是完全想过要为他目前正抓在手里的宠物用品付钱的(毕竟在去商店的路上他顺手揍翻了一个抢劫犯然后抢了他的钱包),但后来Alex直接决定在hunter们开了个更大的入口时抓住机会。毕竟,为什么不呢?他已经亵渎了这家店里“宠物不得入内”的法令,再想想他每天都会搞多少破坏,占领猫食已经算得上是他这星期做过的最不邪恶的事了。越过肩膀,Alex回头往商店的方向瞟了一眼,(况且,那只猫需要这些东西。现在我只要把它们带给Dana就……)

回过头,他的目光对上了一辆M-1 Abrams坦克。主炮正在瞄准。

正对着他的脸。

(好的,写给自己的备忘录:永远、永远、永远不要去抢商店。)

震耳欲聋的炮声震颤着空气,120毫米口径的贫化铀和烈性炸药从炮口向他直射过来。Alex在最后关头躲闪,险险避免了炮壳和他的脸亲密接触。他猛地跃上坦克的顶盖,然后以它为跳板,跳到了最近的一个屋顶上开始奔跑。等到他确定他跑出了攻击范围后,Alex停了下来低下头,眼角抽搐了一下。小猫害怕地蜷缩在他的胸口,爪子深深地抠进了他的肉里。

在放下猫食后,他小心地从衬衫中拿出那只动物放到屋顶上,打算呆在一边等它自己平静下来。

――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让他阴沉下脸。

(我恨黑色守望。)

――――――――――――

Louis Grey上尉,黑色守望空军部队,战犬编队,谨慎的操控着他的阿帕奇直升机向前飞行。ZEUS就在这区域内,而他的分队的任务就是拿下他。不走运的是,在那些海军陆战队的坦克射偏后,所有人就失去了他的踪迹。于是现在他便监视着楼顶,寻找着任何异常的活动迹象。

- 砰 -

他向右扭头就看见了ZEUS牢牢挂在他的直升机上。一把扯掉了驾驶员座舱的门,那个怪物恶狠狠地盯着直升机的机枪手Smith,把手伸向了他,然后……给了他一只小猫咪?!

“拿一会儿。”那个怪物命令,然后松手放开直升机。

“ZEUS出现在视线范围内!!Smith!开火!”Grey终于从僵硬中回过神来开始大喊大叫。

“噢,这小家伙多可爱……”

“什么??!!别管那只猫了!他在屠杀我们的中队!啊啊啊天啊!!他刚刚向战犬3号扔了一辆车!重复,战犬3号已被击落!”

“噢,它的小爪子看起来像小手套~真的好像,真的好像!”

“不!!他刚刚跳到空中把2号踢飞了!!”

“谁是最可爱的小嘟嘟……”

“那甚至都不是个词你个弱智!!射击!!”Grey大喊,但紧接着他意识到整个编队都已经被毁灭殆尽。又一声沉重的闷响彰示了ZEUS的回归。

“我现在需要把那拿回来。保证不拿枪射我?”他低沉地威胁Smith。

“在可能误伤那个可爱的小家伙的情况下?当然不会。”机枪手回答,把它还到了ZEUS的手里。

“谢谢你让我拿它!”他向着ZEUS跃下直升机的身影大喊。

“我是那么,那么地恨你,Smith……”

――――――――――――

回到了他藏匿猫食的屋顶,ZEUS做了一次深呼吸。好的,刚才那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但好歹算是结束了。(现在终于要把这东西带给Dana……)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背后大喝一声:“是蠢货就回头!”

“呃?”Alex问,刚转身就看到Cross上尉的电击棒照面戳来。

“OW!”Alex大叫一声捂眼。等他的眼睛终于停止冒烟后,第一个映入视线的就是站在他面前的那个黑色守望领导,还有他身后一整个部队。(好吧……所有手脚都还接在身体上,是个好兆头)他重新站立起来时心想。(我希望猫没事……)

他随即意识到那只小猫已经不在他的兜帽里了。

“放弃吧,Mercer。”Cross上尉面带微笑说。那是一个很僵硬的假笑,主要是因为他觉得偷小猫是一种非常愚蠢的浪费他时间的行为。

“Cross!”Alex暴怒地低吼。重新恢复了一些冷静后,他决定采取理智的办法解决这件事情,握拳压着指节,他开始威慑:“你确定你真的想和我再来一局?因为我记得上次如果不是你最后使的那手把戏,我绝对早就能把你干掉了。哼……但是这回提起Penn Station帮不了你了,而现在的我比那时还要强得多。”

“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你。”Cross上尉回答,他攥紧电击棒,“Murphy,Dunn,去把手套……呃……【究极死神猫】带往撤离地点。”他紧跟着接上一句,转过头瞟了一眼肩负捕捉目标重任的两个士兵。猫在他们手上了,Alex心中翻涌着冰冷暴怒的杀意,一起那个方向怒视――

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他愣住了。一个身着黑色生化作战服的士兵正在尝试去逗那只小动物,而另一个身着相似装备的士兵正努力用身体挡开他,把它搂在自己怀里。“长官!Dunn不让我逗它!”

抱着猫的那个大叫:“是我先叫它的!”同时抚摸着它的耳朵。

“不对!我才是!”

“这·TM·是什么情况。”Mercer一字一顿地迸出这句话,脑中思考这是不是什么黑色守望新想出来的变态恶作剧。

“那只小猫,Mercer。我们的命令是去捕捉那只小猫。”Cross叹息,说话的同时感觉自己的一部分灵魂随之凋亡,“现在,如果你没什么事了的话,我们就准备把它带回去接受活体解剖。”

“等等,你是想告诉我一个黑色守望精英突击小队,一个坦克营,还有一个班的武装直升机不是被指派去追捕一个不可阻挡的病毒怪物,而是去偷一只小猫?”Alex的下巴掉了。

“对,差不多就是这样。”Cross哼哼,转过身去示意他的部队跟上。这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Alex必须要得到那只猫。他一定要为Dana做点什么事,为他犯下的错给她带来的灾难做点补偿。而为了这个,他去把黑色守望碾碎不需要第二个理由 。

“把那东西还过来,不然我发誓我会把触手插进触手不应该被插进的地方!!”Alex咆哮。

士兵手一抖,差点把小猫掉到地上。已经集合的黑色守望部队紧张的互相望着,连Cross看起来都点不安,他略微转过身来:“你不会是指……”

“没错……”Alex邪恶地笑了,“……就是眼窝。”

此起彼伏的“哦感谢上帝…”和“还不算太差…”从集合的部队中传了出来。Alex的得意的笑容渐渐消退了下去,尝试着去弄懂为什么他们都那么如释重负:“你们都那么开心干什么?”

“哦,我们只是以为你准备……”一个士兵开口,但他周围的战友立刻打手势让他闭嘴,免得给那个变形触手怪提供什么灵感。

“有什么比触手挖眼更……”Alex不解,直到顿悟如同一吨砖头那样砸中了他,“噢……你是说你以为我要――不,真的,你们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就因为我有触手你们这帮变态就……”

“我们只是以为……”一个士兵开口,Mercer上前几步打断了他。

“听着,我不干那种事情,我吃饭前不玩食物,我也没心情听你们那些饥渴大脑造出的侮辱性的陈辞滥调。你们看,我其实可以是一个很正派的人……”Alex理智地,平静地娓娓陈述,紧接着猛地抓住最近的一个黑色守望士兵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怒视Cross:“给我那只该死的猫不然我就扯出这人的内脏来把你们勒死!”

“……我以为你说过你可以是一个很正派的人。”Cross的目光落在小猫上,然后转向Alex,然后再转向他手里的士兵。

“我说了‘可以是’。可惜现在并不是那些时刻之一。把猫交出来,不然我向你们保证你们即将剩下的部分加一起都装不满一个塑封袋。”

“你到底为什么会需要一只猫呢?”Cross问道,大脑高速运转努力试图想出一个战略,“是饿了还是什么?”Alex手中的那个士兵在此时拼命摇头,因Cross在吃人病毒掐着他时对其提起食物一词而非常恐慌。

“那是我给我给我妹妹的一个礼物。今天是她生日,我真的非常想对她好一点,为她做点什么,因为她为了我遭遇了很多糟心事。”Alex说,“所以真的,就把猫给我吧,然后我们就直接各走各路。”

“抱歉,Mercer,但不管是哪种方式,那只猫最终的结局就是停尸间。”Cross低声咆哮,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Murphy和Dunn同时大叫出声:“什么?”

“我们的命令是捉住那只猫让McMullen可以给它实施活检……”

“活什么?”Dunn问,把小猫搂得紧了些,“我只是假定了它的意思是‘给毛线球玩’。”

“不你个白痴,它的意思是他们想把那只猫切开来。”Cross解释,并听到了整个小队一齐发出抱怨的呻吟,“真的,你们都听不懂科学术语吗?”他问,不出意外却仍然有些忧虑地听到了回应他的一堆此起彼伏的“不懂”。

“抱歉,长官。”Murphy说,将自己挡在小猫和Cross之间,“您不能把它这只猫交给McMullen。我不会让您得逞的。”另外几个士兵也同样挪到了相似的位置。

“你们在开玩笑吗?!”Cross大怒,“这就是你们这帮人变节的理由?”

“变节?”Dunn疑惑地问。

“转阵营,蠢货。”Cross摇头。(神啊让我去应付这种垃圾事情他们绝对没给够我工资。一丁点都没给够。)

“如果那就是它的意思的话,那么是的。”Murphy说,他的士兵伙伴们在他的身边点头。

“如果我能发表下意见的话……”Alex的手中扭动挣扎的士兵艰难地冒出一句,“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小猫还给那家伙,然后休战一天让他陪他妹妹过生日,这样今天就不会有人要打成肉泥吃掉了……”

“对啊,Jim说的没错。”Dunn点头同意,走过去把小猫交到ZEUS伸出的手掌心里。病毒的答复方式则是松开了高举着的另一只手,拎着的士兵掉在地上,立马连滚带爬地跑到屋顶离他最远的那一端。

Cross只是咬紧了牙关,深呼吸了几次试图把化身暴龙怒吼的冲动压下去。一分钟后,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耸肩:“OK,就这样吧。你知道吗,到现在这地步我真的TMD一点都不关心了。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到基地,倒头就睡,然后忘记这整件事情存在过。就……不管是谁,记得去告诉Randall我们找不到猫,搜索放弃。还有,ZEUS?下次你妹妹生日的时候,你真的能不能别给她找这种类似的东西?”

“所以你承认这东西很可爱了?”Alex把小猫在手里翻弄着检查它是否收到损伤。

“不,这样我的人杀了它时就不会感觉太难过……”

――――――――――――――――

几小时后……

Dana Mercer眼神模糊,疲倦地坐在电脑前。在过去的12小时中她一直在搜索Elizabeth Greene的信息,仅仅以绝对的意志力作为动力。哦,还有红牛。很多很多红牛。

她使劲眨了眨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上的那行字,不经意地思考着它们到底是真的,还是她那缺乏睡眠、咖啡因充斥的大脑所产生的幻觉。

[对猫毛极度过敏]

她吃吃地笑了起来。(猫毛过敏。太搞笑了。我在想她会不会因此很怕猫?如果她怕猫,那她的怪物们呢?不……Dana,讲真。该吃药了。)

她听到门在她身后开闭。来人明显是Alex,毕竟他是唯一一个有钥匙的人。Dana头也不回地对身后说:“抱歉。我还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这里有个东西挺有意思的:Elizabeth Greene对猫过敏。”

“你呢?”Alex问,声音中带着一丝忧虑不安。

“不……”她回答着,用手揉搓着后颈。她哥哥从停尸间醒来至今仍然想不起任何关于她的事这点让Dana心里有些发堵,但至少他重新开始花时间和她一起生活了不是吗?一件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再做过的事情。

“啊……那就好。”Alex如释重负地回答,他的语调让她不由地转过身去。眼前的景象让Dana的下巴掉到了地上:她那高大的,吓人的哥哥脸上带着紧张的神情盯着她,而一只小猫咪正在他的肩膀上爬着。“我……呃,不太确定要给你带点什么……还有……”看见她的眼眶开始湿润,他停了下来,“你确定你不过敏?”

“你记得我的生日?”她说,张开双臂紧紧环抱住他。Alex浑身绷紧了一瞬间,然后又放松下来。Dana随后轻柔地从她哥哥肩膀上把那只小动物摘了下来,挠着它的耳后:“我……谢谢!它是那么……我……”

出于某种缘故,看着他的妹妹因为喜爱那只小猫而语无伦次的样子让Alex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所以……你准备给它起什么名字?”

“嗯……我不太确定。你有什么想法吗?”

“呃,他爪子上的那些黑斑看上去像毛绒手套,所以……要不叫他手套?”他回答,在Dana用看精神病的眼光的注视下觉得自己有点蠢。

“不……”她说,揉着小猫的肚子,“我在想……Hunter。”

“你要用那些在城市中到处搞破坏的怪兽来给它命名?”

“不,以我最喜欢的一位记者。”Dana对着手中捧着的那个小毛球微笑,“我只是……我……谢谢,Alex。我希望在弄到它的过程中你没遇到太多麻烦。”

“为了你?”Alex再次露牙微笑,“一点麻烦都没有。生日快乐,Dana。”

――――――[END]――――――

* 原文是 DEATH CAT PRIME ,并不造怎么翻,需要建议……

*求评论

蜜汁第一次要授权
对,我是不是太严肃了= =【抚额】

完了,语法好像也有点错【mdzz撞墙中】

又一个无聊的想法

有没有人觉得虐杀原形的Alex和最终幻想7的萨菲罗斯在亲子问题方面有点像?

都是BOSS级的灾厄老妈= =连走到装载她们的容器跟前的步伐和阴暗背景都有点类似

问题是Alex是什么都不知道地被以为是“年轻少女受害者”的老妈扇了一巴掌然后老妈自己跑路了= =然后就是伊丽莎白母爱然后并不领情最后还把妈妈吃了

萨菲罗斯是很尽忠值守地当了个好儿子,深情啰嗦了半天卡桑我来了,卡桑我会实现你的梦想,那些人类夺走了卡桑的一切,这个世界本应是卡桑的卡桑卡桑卡桑blabla,然后打碎缸把Jenova头割下来拎着= =

Reunion什么的

……好像问题都挺大的= =

[PT/AC]倒数第19天 〔3〕

[PT/AC]倒数第19天

Part 3: 间谍





阅读须知:

1.圣殿:Alex,McMullen
  刺客:Dana
  普通人:Karen

2.求评论!!【嚎叫】因为我打算改好几遍,大概
有些英文因为我不造怎么翻QAQ
做甚都不产粮啦= =咸鱼都做不下去了

――――――――――――




"He's the one getting the job done and burning bridges along the way."

  - ALEX MERCER PHD [DECEASED]




Gentek研究所大楼 停车场 
17:08 p.m.




Alex Mercer夹着电脑尽量不引人注意地推开Gentek大楼的后门。

从这里底楼的停尸房出来绕道,出后门正对着的就是停车场。

他只有一次机会。

避开监控什么的儿戏只能赢得一些时间。Alex Mercer紧锁眉头,脚下维持着闲庭信步的步姿,但那种时刻有枪抵在身后的感觉一直没有散去。政府秘密的走狗一向高效,更何况是骑士团的猎犬……他们很快就会反应过来的,F*ck,说不定已经拉响警报在搜捕他了。

黑色守望,哼。他们被设立就是为了“守望”他们自己的纰漏。

而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在这段延迟的空当。

Dana的调查已经揭示了足够多的迹象。圣殿骑士已经等到了他们想要的,McMullen受命重启的黑光计划再次被终止。

已经很清楚了不是么。大清洗已经临近。

他的老板,还有他老板的老板都已经等不及了。

Alex Mercer低头看着皮鞋下的水泥地面,眼中闪着阴鹫一样的光。

于是他现在就在这里了。

像老鼠一样被……

细微的声响回荡在空旷寂静的停车场中,就像踩在了逃亡者紧张焦躁的神经上一样,让他不由得浑身抽搐了一下!

那是远处的脚步声!

已经来了?!是谁――笔记本还没――不,怎么可能发现地这么快――

――低头。不要东张西望。

他暗自咬牙。

……混蛋。

风声鹤唳中,笔记本的金属边缘硌着他的身侧,博士戴着手套的手指克制不住地微微虚握,肩背绷紧,镜片后冰冷多疑的目光从微卷的黑发下检视着周围的一切。

“哒”

渐西的日光投射在场中寥寥停放的几辆运输车上,在水泥地上拉出长长的疏影。他就快到出口了,但刚刚的脚步声不是错觉,在他的凝神谛听下再次一下下响起。

“哒,哒。”

预计失误了。停车场里显然没有他预测的那样空。

“哒哒,哒哒”

而且最恶心的是,脚步的主人开始怀疑地跟来了。

F*ck.

F. #. C. K.

Alex Mercer的脸色更加阴沉,埋下头微微加快脚步,大脑疯狂地运转:空旷的场地,竖着高压电网的围墙,唯一的出口在几百米开外。

脚步声接近了,似乎是单独一个人,但不管多少士兵他都一点对抗的胜算都没有。情况简直不能再好了,如果他们把他堵在这里的话,只有两种方法出去,要么在这种没人的开阔地拿出样体威胁要么就TMD带着一身弹孔蹦过那3米高的墙――

一只手突然拽住了他的手臂,研究员条件反射地回身用力甩开胳膊,医用口罩模糊了从牙齿间龇出的一声咆哮―― !

"Alex?"

金发的女人微微后退了一步,仰着脸不确定地看他。

...Karen Parker。

...

...Oh.

她来干什么。……不,不去她的吧,她在路边上跳脱衣舞都不关他事。只要她不挡道。

他僵硬地把握着试管的手插回口袋试图转身离去,一边真诚希望接下来的路上别再出什么岔子。

可惜身后那人显然不懂“别挡路”三个字什么意思。

“Alex,我差点没认出你……你今天这么早就出来了?”Karen的手垂在身边动了一下,一副想拉住他又不敢的样子。她仍是那副办公室女性的打扮,高跟鞋,白衫,黑裙子,金色头发打理整洁,眼睛关切,焦虑又带着欲言又止。

一切的一切,总结成四个字:令人心烦。

更令人心烦地是他被认出来了。Alex Mercer皱紧眉敷衍地点点头,有点后悔没有立马摘掉胸前的名牌。他加快了点脚步,一边忽略她,一边铁青着脸尝试继续不被察觉的溜出去。

他知道她想说什么。他没兴趣听。

真的,如果世界上所有人能好心帮他个忙,滚远点还有闭上嘴那该有多好。

“等一下,Alex,我正要去找你。”

当他听到身后脚步声继续跟过来的时候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发怒,“我有事。”Alex Mercer咬牙挤出一句,口袋里的手指再次无意识地攥住玻璃,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满脑子都是怎么甩开那个白痴。哪里来这么多话要说,监控随时可能恢复,他一点都不需要多余的人吸引黑色守望的注意力,他的时间很宝贵,没空浪费在这里,被前女友缠住听一些乱七八糟逻辑混乱的道歉或者劝导……

“不,Alex,有关我们之间的――”

身后的人突然伸手扶住他的手臂想把他转过来,Alex Mercer吃了一惊,完全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接近,条件反射地侧身去护右边口袋。Karen原本去握他手臂的指尖正好扫到衣料下,那里是他刚才草草塞回口袋的东西。

气氛凝固了。

两个人都僵硬住了。定格在那种仿佛恋人惜别一样可笑的动作,像是空旷的停车场上两具死寂的蜡像。

Karen Parker的脸上刷地血色褪尽。

Alex Mercer的眼神中则是完全的暴怒。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或许只有十几秒。Alex Mercer记不清了。注意力第一次完全集中在挡路的东西上,他没有再动,只是逼视着面前的人,看她苍白着脸,一脸猜测被证实又不敢置信的样子。

不知死活的女人。

被掐断的对话似乎还悬在凝固的空气中。

她怎么还能继续存在在这里?

或许他本应顺走一支笔的?从遇到她那刻起就立刻插进她眼睛里的话,只需要耗费几秒钟,完全可以在监控恢复之前藏尸离开,就算有失误率也显然是更有效率的一种方法……而不是现在,不可控制地被一个白痴拖慢脚步。

现在想这些也晚了。他注视着她,想着解决的办法。

Alex Mercer的眼神非常可怕。

像是终于受不了持续的静默,面前的人耳语般轻轻发问。

“……这是什么?”

“None of your business.”他回答,语调嘶哑轻柔。口罩遮盖的面孔微微扭曲。

“No...”她仰着头看他,无力地松开手,被他的目光压得后退了一步,摇头喃喃,“... No... Alex.”

“Yes. ”他嘲讽,咧开嘴向她露出牙齿,蓝色的眼睛像是结着冰。

“冷静一点……”低语着,做着最后的努力恳求他改变主意,望着他的蔚蓝色的眼睛里有焦急,畏惧,犹疑,悲伤,担忧,一千种毫无意义的人类情感混在那张平日冷静自持的脸上,“你会死的……所有人都会死的……”

“是你自己要留在这里。”

逃亡者的冷笑打断了她。

Karen Parker颤了一下。

他慢慢从口袋里抽出仍带着手套的手来,指尖抵上她的肩膀……微微加力把她拨开。

Karen Parker踉跄到了一边,高跟鞋鞋跟敲击在水泥地上。

“滚。”他从喉咙深处研磨出一声。

她畏缩了。

带着一切人类的缺点和那种令人作呕的懦弱。

她挡不住他。

Alex Mercer眼中淤积的怒火突兀地消散了。

他生什么气呢?为了一个无名小卒,一个生命中的过客?她知道了又怎么样呢?她只是个普通人,一无所知,从今以后,告发也好忍耐也罢,她爱怎样怎样。懒得理她,自生自灭。

从很早以前,从她提出分手,甚至在她拒绝与他合作逃出GENTEK之前,她与他的道路就再没有交集了。

她碍不着他的事。

所以不值得。

他瞟了她一眼,目光重新恢复漠然。

看看她吧。

最后再看一眼这只羊。看看她的头发,她的高跟鞋,她的脸她的眼睛她的这具皮囊。他现在只瞥一眼就能看穿她的本性。

微末。无知。世俗。空虚。和纽约剩下的那几千几万人一样。

这就是Karen Parker。他的前女友。优秀的科学家。等等等等。

她一样只不过是这个群居的社会中的一员,至始至终她的所谓智慧只是人类的小聪明的一种表现形式,天天生活着,互动着,像是小农斤斤计较着自己田里的那点收成。

绵羊而已。人类就是羊群,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自由的意志,只有单细胞群落一般巨大的惯性和从众倾向,只要有一个引导,他们就会本能地不加思考的顺从。他们渴望着牧羊人,他们希望被指引,在那些人牵出的线下舞蹈,然后一无所知地消弭。

――因为不思考会比较简单。

干练沉着聪明冷静的表象下,她是那种谨慎而卑微的类型,威胁一下就可以让她安分。黑色守望大概都懒得去盯她。

“Alex……”

收回目光,Alex Mercer再一次压低头。白大褂在擦肩而过时微微飘扬,科学家加快了脚步,按原来的路径匆匆离去,像对待其他的一切一样把呆在原地的Karen Parker抛在身后。

停车场重新回归了空旷和寂静。

她没有再跟过来。他脑海中一个角落有声音道。

很好。

Alex Mercer那天并不知道,在那个被他抛在身后的GENTEK大楼下,金发的女人的身影单薄地伫立在空旷的停车场中央。他也不会知道那天,他的身后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人,在渐起的暮光中,在他切断的那条道路上站在原地,定定的凝望他的背影,目送着他就此从她生命中远去。

不过一如既往地,他不关心。

他曾经有段时间以为她是不同的,有更大的价值可以发掘,值得和她说话,引导她,与之讨论一部分他对世界的真实看法。

她没有理解。

Karen Parker说他疯了。她只会瞪大眼睛望着他,谨慎地缓缓地问,那在你眼里我算是什么。

她很聪明,但那远远不够。

……真是浪费时间。离去的人在内心归纳,目光阴冷。

他再没有看她一眼。



―――――――TBC―――――――




虽然七夕貌似过了很久但依然阻止不了我虐狗(Karen单箭头)

唉,依旧是吔屎一样的文风,Dana和AC的存在感持续淡薄……

这里发生的情节主要就是小病毒在戳照片时回忆起的那段……我猜。不过记忆里Alex是穿夹克的,Karen的各种啰嗦也都是杂音,事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温馨= =

话说,Karen Parker其实还可以……吧。

她肯定很爱原来的Mercer。

她初见时的拥抱以及那句“我以为你死了”;被黑表抓住并被告诉“他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he's something else”的时候还逃了一次虽然又被抓起来了;哦对还有背叛之前婊气的那句“Alex,对不起,为了阻止病毒我必须这么做。”……

她其实应该不是那些脸谱化的没心没肺捅刀子的碧池(虽然那种情况下捅刀子才是正常人类的立场)为了给主角身心加点创伤情节加点波折而简单被加进去= =比如虐2的那个谁

=w=所以虐起“还可以”的那些人比虐起真碧池们爽多了……不是吗?惨兮兮的好开心哦,超有满足感哦(哦吗好像那里不对)

当然背叛小病毒什么的,做错选择已经注定她再有苦衷也会死得很惨2333,貌似很多人猜Alex在电梯里放过她了什么的,但我感觉不太可能啊……个人脑洞Karen就是开场CG里的那个炮灰女,吸收你太便宜让你自己跑过去死在黑表手下什么的……如果是真的的话感觉Alex机智得都OOC了~(国外还专门有人比对过截图……)

自由和恬静,只能选一个。极端的自由引向极端的无序,极端的秩序引向极端的压迫和腐败,哪种都是毁灭性的。圣殿和刺客的争端,其实从一方面看也变相是秩序和混乱的争端,你们觉得呢?
(捂脸,装个毛线,搞得好像你AC很了解似的,欢迎大家发表见解,因为随便挑个人对AC知道的都比我多= =其实这只是我看到一篇同人里Lucy说的"Order and chaos, I chose order."然后乱想的= =
话说,为毛金发美女总是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