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les48

水能载舟 亦可赛艇

学校读书节,紧急借室友水彩第一次瞎涂涂
水彩也能光污染+艳丽成这样的大概只有我一个了吧(눈_눈)

亲爱的Des,你这是被你爸追太急了么(。ò ∀ ó。)
戴斯蒙德•迈尔斯,千年钦定救世主,亚当夏娃直系血裔,继承三代刺客大师顶尖体术,兄弟会扛把子刺客
享年25岁
死因:忘系安全带

(随便练个驾驶安全都能看到这无力吐槽的图……)

很迷的滤镜(还有姿势,这透视一塌糊涂大概也不符合解剖学)
摸了半天不会画头发眼睛纹身手的我算是明白了Des是不允许有发型的男人= =
P2原图,P3衣服参考,即育碧的连帽衫图
(或许我应该参考育婊其他的兜帽图来摸一个男模Des系列)

蜜汁第一次要授权
对,我是不是太严肃了= =【抚额】

完了,语法好像也有点错【mdzz撞墙中】

又一个无聊的想法

有没有人觉得虐杀原形的Alex和最终幻想7的萨菲罗斯在亲子问题方面有点像?

都是BOSS级的灾厄老妈= =连走到装载她们的容器跟前的步伐和阴暗背景都有点类似

问题是Alex是什么都不知道地被以为是“年轻少女受害者”的老妈扇了一巴掌然后老妈自己跑路了= =然后就是伊丽莎白母爱然后并不领情最后还把妈妈吃了

萨菲罗斯是很尽忠值守地当了个好儿子,深情啰嗦了半天卡桑我来了,卡桑我会实现你的梦想,那些人类夺走了卡桑的一切,这个世界本应是卡桑的卡桑卡桑卡桑blabla,然后打碎缸把Jenova头割下来拎着= =

Reunion什么的

……好像问题都挺大的= =

脑洞

嗷我好!想!吃!AC穿越的粮!啊!!尤其是Des或者Clay的!

比如,〔1〕把他们随便哪个人丢到挨揍的壳子里然后穿到耶路撒冷……对当代刺客的审问各种假装清喉咙严肃的装:嗯我是来自意大利兄弟会的领导者Ezio Auditore da Firenze,久闻Masyaf和Altair导师的盛名,特意前来讨教交流经验……

也可以继续胡扯说啊我的人截下了圣殿的一个神秘物品,听说只有您会使用(所以一定要帮我穿回去啊先祖大人QAQ真的挨揍不知道在不在我的身体里哦妈那样他岂不是已经撩到Lucy Rebecca了)……

至于被老马发现查无此人怎么办= =啊我们意大利兄弟会是一个比较习惯隐藏在地下的组织……最近出了变故blablabla……说着转移话题:看!我有两个袖剑!还不用断指!只要998!!(炫耀,成功吸引两人注意力)

……完美!

或者反过来塞进二太爷的壳子里丢到15世纪遇到老年(?)挨揍……

我的脑洞也是蛮可怕的哦= =可是好想看啊有没有大大写啊……【打滚】

〔2〕还有好想看的就是,随便挑哪一篇AC全员AU,机器人啊吸血鬼啊兔子挨揍啊幼儿园啊黑手党啊科幻啊随便什么!!

然后!把一个出血效应晚期刚刚死完还新鲜的原著Desmond丢进那个世界……

【满地打滚】想想小天使在那个世界里磕磕绊绊欲言又止各种脑溢血动脉瘤,Rebecca救我救我把我拉出来不然脑子会坏的我要失去同步了!这个世界是什么bullshit,崩溃地想我一定是比我自己想象中疯的还厉害……

这一定是你们乱搞出来的Animus变态小游戏……我选择死亡……

或者谨慎的试探AU二太爷问,我知道你是吸血鬼/美国失业青年/人鱼/伊拉克佣兵/三岁小孩/帝国元帅/航空科学家/军用型号作战机器人/一只苹果/水晶球里的小人/一只汤团,但你有没有可能听说过Masyaf?对十字军东征有了解么……

二太爷【冷漠地懵逼】:Masyaf ?你是指我和Malik和Kadar一起读的那所幼儿园?

Des:WTF……朱诺!!出来啊!又是你对不对!!【砸东西】你又在玩我对不对!绝对有人在笑,我TM能感觉到!!你给我出来啊!!……

二太爷【打电话报警】长得和我这么像,可惜是个精神病……

想想就很带感啊……

[PT/AC]倒数第19天 〔3〕

[PT/AC]倒数第19天

Part 3: 间谍





阅读须知:

1.圣殿:Alex,McMullen
  刺客:Dana
  普通人:Karen

2.求评论!!【嚎叫】因为我打算改好几遍,大概
有些英文因为我不造怎么翻QAQ
做甚都不产粮啦= =咸鱼都做不下去了

――――――――――――




"He's the one getting the job done and burning bridges along the way."

  - ALEX MERCER PHD [DECEASED]




Gentek研究所大楼 停车场 
17:08 p.m.




Alex Mercer夹着电脑尽量不引人注意地推开Gentek大楼的后门。

从这里底楼的停尸房出来绕道,出后门正对着的就是停车场。

他只有一次机会。

避开监控什么的儿戏只能赢得一些时间。Alex Mercer紧锁眉头,脚下维持着闲庭信步的步姿,但那种时刻有枪抵在身后的感觉一直没有散去。政府秘密的走狗一向高效,更何况是骑士团的猎犬……他们很快就会反应过来的,F*ck,说不定已经拉响警报在搜捕他了。

黑色守望,哼。他们被设立就是为了“守望”他们自己的纰漏。

而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在这段延迟的空当。

Dana的调查已经揭示了足够多的迹象。圣殿骑士已经等到了他们想要的,McMullen受命重启的黑光计划再次被终止。

已经很清楚了不是么。大清洗已经临近。

他的老板,还有他老板的老板都已经等不及了。

Alex Mercer低头看着皮鞋下的水泥地面,眼中闪着阴鹫一样的光。

于是他现在就在这里了。

像老鼠一样被……

细微的声响回荡在空旷寂静的停车场中,就像踩在了逃亡者紧张焦躁的神经上一样,让他不由得浑身抽搐了一下!

那是远处的脚步声!

已经来了?!是谁――笔记本还没――不,怎么可能发现地这么快――

――低头。不要东张西望。

他暗自咬牙。

……混蛋。

风声鹤唳中,笔记本的金属边缘硌着他的身侧,博士戴着手套的手指克制不住地微微虚握,肩背绷紧,镜片后冰冷多疑的目光从微卷的黑发下检视着周围的一切。

“哒”

渐西的日光投射在场中寥寥停放的几辆运输车上,在水泥地上拉出长长的疏影。他就快到出口了,但刚刚的脚步声不是错觉,在他的凝神谛听下再次一下下响起。

“哒,哒。”

预计失误了。停车场里显然没有他预测的那样空。

“哒哒,哒哒”

而且最恶心的是,脚步的主人开始怀疑地跟来了。

F*ck.

F. #. C. K.

Alex Mercer的脸色更加阴沉,埋下头微微加快脚步,大脑疯狂地运转:空旷的场地,竖着高压电网的围墙,唯一的出口在几百米开外。

脚步声接近了,似乎是单独一个人,但不管多少士兵他都一点对抗的胜算都没有。情况简直不能再好了,如果他们把他堵在这里的话,只有两种方法出去,要么在这种没人的开阔地拿出样体威胁要么就TMD带着一身弹孔蹦过那3米高的墙――

一只手突然拽住了他的手臂,研究员条件反射地回身用力甩开胳膊,医用口罩模糊了从牙齿间龇出的一声咆哮―― !

"Alex?"

金发的女人微微后退了一步,仰着脸不确定地看他。

...Karen Parker。

...

...Oh.

她来干什么。……不,不去她的吧,她在路边上跳脱衣舞都不关他事。只要她不挡道。

他僵硬地把握着试管的手插回口袋试图转身离去,一边真诚希望接下来的路上别再出什么岔子。

可惜身后那人显然不懂“别挡路”三个字什么意思。

“Alex,我差点没认出你……你今天这么早就出来了?”Karen的手垂在身边动了一下,一副想拉住他又不敢的样子。她仍是那副办公室女性的打扮,高跟鞋,白衫,黑裙子,金色头发打理整洁,眼睛关切,焦虑又带着欲言又止。

一切的一切,总结成四个字:令人心烦。

更令人心烦地是他被认出来了。Alex Mercer皱紧眉敷衍地点点头,有点后悔没有立马摘掉胸前的名牌。他加快了点脚步,一边忽略她,一边铁青着脸尝试继续不被察觉的溜出去。

他知道她想说什么。他没兴趣听。

真的,如果世界上所有人能好心帮他个忙,滚远点还有闭上嘴那该有多好。

“等一下,Alex,我正要去找你。”

当他听到身后脚步声继续跟过来的时候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发怒,“我有事。”Alex Mercer咬牙挤出一句,口袋里的手指再次无意识地攥住玻璃,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满脑子都是怎么甩开那个白痴。哪里来这么多话要说,监控随时可能恢复,他一点都不需要多余的人吸引黑色守望的注意力,他的时间很宝贵,没空浪费在这里,被前女友缠住听一些乱七八糟逻辑混乱的道歉或者劝导……

“不,Alex,有关我们之间的――”

身后的人突然伸手扶住他的手臂想把他转过来,Alex Mercer吃了一惊,完全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接近,条件反射地侧身去护右边口袋。Karen原本去握他手臂的指尖正好扫到衣料下,那里是他刚才草草塞回口袋的东西。

气氛凝固了。

两个人都僵硬住了。定格在那种仿佛恋人惜别一样可笑的动作,像是空旷的停车场上两具死寂的蜡像。

Karen Parker的脸上刷地血色褪尽。

Alex Mercer的眼神中则是完全的暴怒。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或许只有十几秒。Alex Mercer记不清了。注意力第一次完全集中在挡路的东西上,他没有再动,只是逼视着面前的人,看她苍白着脸,一脸猜测被证实又不敢置信的样子。

不知死活的女人。

被掐断的对话似乎还悬在凝固的空气中。

她怎么还能继续存在在这里?

或许他本应顺走一支笔的?从遇到她那刻起就立刻插进她眼睛里的话,只需要耗费几秒钟,完全可以在监控恢复之前藏尸离开,就算有失误率也显然是更有效率的一种方法……而不是现在,不可控制地被一个白痴拖慢脚步。

现在想这些也晚了。他注视着她,想着解决的办法。

Alex Mercer的眼神非常可怕。

像是终于受不了持续的静默,面前的人耳语般轻轻发问。

“……这是什么?”

“None of your business.”他回答,语调嘶哑轻柔。口罩遮盖的面孔微微扭曲。

“No...”她仰着头看他,无力地松开手,被他的目光压得后退了一步,摇头喃喃,“... No... Alex.”

“Yes. ”他嘲讽,咧开嘴向她露出牙齿,蓝色的眼睛像是结着冰。

“冷静一点……”低语着,做着最后的努力恳求他改变主意,望着他的蔚蓝色的眼睛里有焦急,畏惧,犹疑,悲伤,担忧,一千种毫无意义的人类情感混在那张平日冷静自持的脸上,“你会死的……所有人都会死的……”

“是你自己要留在这里。”

逃亡者的冷笑打断了她。

Karen Parker颤了一下。

他慢慢从口袋里抽出仍带着手套的手来,指尖抵上她的肩膀……微微加力把她拨开。

Karen Parker踉跄到了一边,高跟鞋鞋跟敲击在水泥地上。

“滚。”他从喉咙深处研磨出一声。

她畏缩了。

带着一切人类的缺点和那种令人作呕的懦弱。

她挡不住他。

Alex Mercer眼中淤积的怒火突兀地消散了。

他生什么气呢?为了一个无名小卒,一个生命中的过客?她知道了又怎么样呢?她只是个普通人,一无所知,从今以后,告发也好忍耐也罢,她爱怎样怎样。懒得理她,自生自灭。

从很早以前,从她提出分手,甚至在她拒绝与他合作逃出GENTEK之前,她与他的道路就再没有交集了。

她碍不着他的事。

所以不值得。

他瞟了她一眼,目光重新恢复漠然。

看看她吧。

最后再看一眼这只羊。看看她的头发,她的高跟鞋,她的脸她的眼睛她的这具皮囊。他现在只瞥一眼就能看穿她的本性。

微末。无知。世俗。空虚。和纽约剩下的那几千几万人一样。

这就是Karen Parker。他的前女友。优秀的科学家。等等等等。

她一样只不过是这个群居的社会中的一员,至始至终她的所谓智慧只是人类的小聪明的一种表现形式,天天生活着,互动着,像是小农斤斤计较着自己田里的那点收成。

绵羊而已。人类就是羊群,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自由的意志,只有单细胞群落一般巨大的惯性和从众倾向,只要有一个引导,他们就会本能地不加思考的顺从。他们渴望着牧羊人,他们希望被指引,在那些人牵出的线下舞蹈,然后一无所知地消弭。

――因为不思考会比较简单。

干练沉着聪明冷静的表象下,她是那种谨慎而卑微的类型,威胁一下就可以让她安分。黑色守望大概都懒得去盯她。

“Alex……”

收回目光,Alex Mercer再一次压低头。白大褂在擦肩而过时微微飘扬,科学家加快了脚步,按原来的路径匆匆离去,像对待其他的一切一样把呆在原地的Karen Parker抛在身后。

停车场重新回归了空旷和寂静。

她没有再跟过来。他脑海中一个角落有声音道。

很好。

Alex Mercer那天并不知道,在那个被他抛在身后的GENTEK大楼下,金发的女人的身影单薄地伫立在空旷的停车场中央。他也不会知道那天,他的身后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人,在渐起的暮光中,在他切断的那条道路上站在原地,定定的凝望他的背影,目送着他就此从她生命中远去。

不过一如既往地,他不关心。

他曾经有段时间以为她是不同的,有更大的价值可以发掘,值得和她说话,引导她,与之讨论一部分他对世界的真实看法。

她没有理解。

Karen Parker说他疯了。她只会瞪大眼睛望着他,谨慎地缓缓地问,那在你眼里我算是什么。

她很聪明,但那远远不够。

……真是浪费时间。离去的人在内心归纳,目光阴冷。

他再没有看她一眼。



―――――――TBC―――――――




虽然七夕貌似过了很久但依然阻止不了我虐狗(Karen单箭头)

唉,依旧是吔屎一样的文风,Dana和AC的存在感持续淡薄……

这里发生的情节主要就是小病毒在戳照片时回忆起的那段……我猜。不过记忆里Alex是穿夹克的,Karen的各种啰嗦也都是杂音,事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温馨= =

话说,Karen Parker其实还可以……吧。

她肯定很爱原来的Mercer。

她初见时的拥抱以及那句“我以为你死了”;被黑表抓住并被告诉“他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he's something else”的时候还逃了一次虽然又被抓起来了;哦对还有背叛之前婊气的那句“Alex,对不起,为了阻止病毒我必须这么做。”……

她其实应该不是那些脸谱化的没心没肺捅刀子的碧池(虽然那种情况下捅刀子才是正常人类的立场)为了给主角身心加点创伤情节加点波折而简单被加进去= =比如虐2的那个谁

=w=所以虐起“还可以”的那些人比虐起真碧池们爽多了……不是吗?惨兮兮的好开心哦,超有满足感哦(哦吗好像那里不对)

当然背叛小病毒什么的,做错选择已经注定她再有苦衷也会死得很惨2333,貌似很多人猜Alex在电梯里放过她了什么的,但我感觉不太可能啊……个人脑洞Karen就是开场CG里的那个炮灰女,吸收你太便宜让你自己跑过去死在黑表手下什么的……如果是真的的话感觉Alex机智得都OOC了~(国外还专门有人比对过截图……)

自由和恬静,只能选一个。极端的自由引向极端的无序,极端的秩序引向极端的压迫和腐败,哪种都是毁灭性的。圣殿和刺客的争端,其实从一方面看也变相是秩序和混乱的争端,你们觉得呢?
(捂脸,装个毛线,搞得好像你AC很了解似的,欢迎大家发表见解,因为随便挑个人对AC知道的都比我多= =其实这只是我看到一篇同人里Lucy说的"Order and chaos, I chose order."然后乱想的= =
话说,为毛金发美女总是叛徒?)

行行行,第一次摸男神的鱼就是为了黑他,醉了。

感觉二太爷已经被黑习惯了。

带兜帽的摸起来超容易,但右边……我承认我不知道脱帽二太爷怎么画啊啊啊……

重点是晒黑!

话说我一直在想,不只是Altair,中东啊地中海啊加勒比啊这么容易晒黑的地方,天天带兜帽真的没有问题吗?时间久了肯定一摘帽子上下半张脸颜色都不一样了噗噗,怪不得这帮人要么不常戴要么不肯脱……心疼A姬

后面几张就是在玩滤镜了,滤镜这种东西好神奇……名字竟然有个叫solomon……

[PT/AC]倒数第19天〔2〕

[PT/AC]倒数第19天

Part 2:病毒



设定:

*圣殿A 刺客D (这算AD钙奶么)

*很水的一章





GENTEK研究所 51楼 无菌实验室C
16:57 p.m.


  消毒喷雾的刺鼻味道隔着口罩充斥着鼻腔,Alex Mercer大跨步地走出重新划开的门。这么多年下来他已经习惯了它的气味,习惯了整洁的仪器,无机质的冰冷环境,排列齐整的试管和样本,还有夜以继日,无休无止的试验与钻研。

  GENTEK曾经一度是他生命的轴心。

  3年来他呆在这里,泡在实验室,生活,忙碌,调查,分析,带着那种废寝忘食的专注。对很久以前的Mercer来说,这栋楼是一堵墙,隔绝了外界的一切令人厌恶的拥挤人群和肮脏社会……也将他和他的过去彻底一刀两断。

  至少这就是他最初的目的。

  ――直到黑光。

  "Something fucked up is going on at GENTEK." Dana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杀戮,生化武器,实验,秘密军队,幕后的庞大组织,40多年前的阴谋……

  那些表象下掩藏的是深不可测的秘密。McMullen那个老狐狸才是圣殿派下来重启黑光计划的人员,但从圣殿的高层嘴里撬出信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靠他自己……问题太多答案太少,就算加上他最近搜索到的资料也不够。

  远远不够。

  Karren Parker说他疯了,他嗤之以鼻。

  她们都不明白。这些人的无知使得他们察觉不到阴影下的危机。这整个项目,这一切都是一个深渊。一个泥潭。而他已经泥足深陷。

  ……无所谓。

  现在Alex Mercer要离开了。最后的机会,离开这里,离开这一切,把那一团糟的浑水甩在身后。

  其实说是逃亡更准确些。

  科学家的脑海深处闪现了一遍计划。

  到头来也没有什么要做的。

  一个电脑,装着搜集到的所有机密资料。另一个玻璃管,里面是筹码。把它们弄到手,不要中途被干掉。

  ……然后,就带着全部的赌注,去闯这个必死的局。

――――――――――――

  “滴。”

  墙角最末尾那个箱柜。很好,如他所料。

  绿灯亮起,反光倒映在镜片上,箱柜的门在Alex Mercer的眼前嘶嘶划开。

  博士微微眯起眼睛。白色的冷气飘荡开来,露出隐藏在雾气后的陈列物。那是一排一排整齐排列标号的试管,看似无害地封冻保存着。

  生化危害的警戒标识刺眼地闪烁。

  镜片后比柜内冻气更加冰冷的目光轻飘飘扫过排列的DX-1118A和其余试验不同进程的试验样本。

  哼,MOTHER。黑色守望视如珍宝的病毒工厂。

  这些是红光病毒和它多到数不清的子链的临时实验样本,每一支泄漏都是无法想象的后果。Gentek,黑色守望,政府,所有那些蠢货50多年来从未放弃追求的力量,就这样不设防地陈列在他面前。

  Alex Mercer看都没看它们一眼。

  那些种相比之下不过是普通感冒的垃圾只是障眼法而已。至始至终博士目光中只有昨天标记的那支DX-1118C.

  那是唯一重要的东西。

  冰冷的白气环绕,试管中黑红色的粘稠液体安静地被封冻着,标签的小字被微光照亮,带着无端端的凶险。

DX-1118C
BLACKLIGHT

  查找资料,调开守卫,偷走助手的卡和密码……它是这一切的始端。泥潭的核心,也是通往生路的钥匙。

  Alex Mercer本就青白的脸被光照得幽蓝,柜内的冷光反射在他的镜片上,像是眼中跃动的火光。

  他的造物。

  它是杰作。完美的生命。令人生畏的力量。

  他了解它。三年来无数个日夜的呕心沥血心无旁鹜,那是他从红光那里取来一路发展的脉支。

  让它致命。让它杀戮。让它吞噬。让它掌控。

  而现在,黑光是撕裂这天罗地网的一线生机。

  ――病毒。

  漏洞的代名词。

  一切系统和秩序中的异数。

  而好笑的是……Alex Mercer直起身,圈紧骨节分明的苍白手指。

  ……系统与秩序,恰恰是他所属的圣殿组织,最渴望实现的理念。


――――――TBC――――――

留评论嗷~我喜欢评论~

又是短小君orz……下章应该会长一点,行动也多一点而不是一直心里叨叨……QAQ

[PT/AC]倒数第19天〔1〕

[PT/AC]倒数第19天


Part 1:守卫



阅读须知:
1.虐杀原形x刺客信条(刺客信条元素细微到几乎可忽略不计)

2.Mercer博士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天
(这种中二鬼畜好烦啊好想写小病毒)

3.私设:圣殿骑士Alex,刺客Dana (还有一堆胡编乱造的东西)

4.这篇文就是,最近做作业烦了但画出的画都挺丑,然后我就想哎那么无聊要么编玻璃绳要么试着写小说吧然后就随便写了【你够】
不会写文,没有常识,伪考据党,全是胡编乱造
(这篇东西我简直忍不住想连改三遍但不知道怎样才会好点),大家如果不忙请多留点评论指出BUG之类或者聊天我会回的
我TM必须得修




――――――――――――――

“所有的病毒,都是天生的改造者。”
“我完成我的工作,他们准备把这些东西用在什么地方那是他们的问题。”
“我有更重要的事去关心。”

     ――阴谋之网,关于对GENTEK黑光项目研究小组Mercer博士的精神分析


(注:看上去像真的吗?我瞎编的)

'I wasn't paid to feel.'

(这个貌似是有的)




――――――――――――

曼哈顿 中心公园
GENTEK研究所 51楼化验室  16:52 p.m.




"Something fucked up is going on at GENTEK." 一个月前他找上Dana门前时是这样对她说的。

……只不过他说的"Fucked up"和她认为的那种大概不是指一个意思。随她怎么想。崇拜关心哥哥的妹妹总是好用的东西,就算再加上一个“正义感爆棚”也造不成太大的害处。

更何况刺客的钉子们早就绝望到甘心为了圣殿组织的一点机密信息而飞蛾扑火。

――但和其他的东西一样,这张牌也只能用到这里了。

Alex Mercer一如既往地皱着眉头,镜片后阴沉的目光草草掠过白板上的结构式,桌上的仪器和样体,显示器上的比对图谱……最后从监控摄像头上略一停留。

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侧了侧身体。

一手插在兜里,黑光项目的主负责人利用死角伸出另一只手悄悄合上桌上笔记本电脑,夹在胳膊下。起身离开之前,他最后低着头扫视了一下周围忙碌的同事,然后微微侧着身大步走出了主化验室。

所有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没人抬头看。

……又或者说,至少那些智障看上去是都在忙碌。至于他们是真的在耗尽他们那点脑力徒劳钻研,还是揣测他依旧死人一样难看的脸色,还是在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事,他从来都懒得管。

只要现在他们不注意到他就行。

病毒学家口罩下的嘴角嗤笑地抽动了一下。哼,不注意……就像他们大概也不会留意到两个月前起就开始可疑地停在街对面的黑色军用车,或者两个星期前“调职”的样管科主任,再或者一个月前去“度假”的博士助手。

白痴。

……他有时还会想这些人到底能留意到什么。升职加薪?家门口的饭店质量?最喜欢的电视节目?

真的。

一群白痴。

GENTEK背后的阴影其实算不得什么秘密。所有在这里工作的研究员都明白他们所捣鼓的一切都是国家机密,只要不是真的智商跌破底线,同样也不难隐约猜到这些实验和诡异的样本后并不怎么光明正大的来路。

……然而问题就是,智障们却总是没那么容易意识到――

――卷进了这种“机密”,就同样也要冒着为它而被灭口的风险。





他之前告诉过助手。中午之前给他准备一管昨天新改造过的样本,玻璃试管,密封好,给他装进实验室。

像这样尖端科技的研究,实验室是唯一一个不会安装探头的地方。他们怕泄密已经怕得发疯了,就算最近新装了,普通安保人员也不会有监控的权力。

一定会是“那些人”。

化验室的门在他身后自动划上,光滑的地砖倒映出他的身影,Alex Mercer立在异常空荡安静的走廊中央扭头四处望了望。

他是51楼黑光的总负责人,整个研究小组的头头,理论上他有调取实验室的样本来实验的权限,获知打开特定封冻箱的密码。

当然,只是理论上。

对他们来说依旧只是一颗子弹的事。巷子里。双眼之间。他们已经快要动手了,他能感觉到。

Alex Mercer再次抑制住冷笑出声的冲动,抖了抖手腕,举起没拿电脑的那只手对了下时间。16:55。

他抬起头。

走廊尽头的监控摄像头无声地垂了下来。

按照计划,Dana动手了。

同一个黑客三番五次的盗取信息,再加上前几日她模仿的来自刺客“组织”的扰乱视线,就算不知道具体情况,收到圣殿高层的指令,Blackwatch也会重视起来严阵以待,把目光聚焦到追查和防范外部的入侵。

窃取信息也好,吸引火力也罢,刺客们总有办法在天罗地网中撕开一条口子。

多么感人啊,里应外合,亲情的纽带促成跨越组织的这一次偷天换日。Alex Mercer发现自己又控制不住地想要笑了。

只是亲爱的尽职的妹妹不知道她的受害者哥哥其实是宿敌的核心成员而已。

圣殿骑士低下了头,镜片后颜色浅到近乎灰色的冰蓝眼睛锋利冰冷地扫视了一下周围。果然,较高楼层的守卫都转移到楼下了,留下的那些很容易避开。他靠近窗边时扭头望了一眼楼下。

街边隐约的军用车的影子开走了,门口不再有黑色持枪的影子把持巡逻。

目的达成。

Alex Mercer猛地转身疾步走向无菌实验室C。

Dana拖不了多久时间,就算有她兄弟会的几个炮灰帮忙,也只能争取到……20分钟。最多半小时。

20分钟够用了。

白大褂的下沿在身后微微摆动,皮鞋敲击无机质大理石地砖的声音在走廊中回响,Alex Mercer推了推眼镜,下楼,右转,刷卡。

贴着警戒标志的双层门在他身后封死,四角喷出消毒喷雾开始灌满整个空间。

逃亡的倒计时,已经开始。

――――――――――――



TBC

是的,短小君就到这里了 =w=
请大家积极评论~因为写它的目的就是无聊想一边做作业一边看评论【我也是朵奇葩对吧】